联系我们 /Contact us

  1. 郑州征收拆迁律师网
  2. 手机:13213033280 13603713455
  3. 传真:(0371)63290622
  4. 邮箱:info@163.com
  5. 地址::郑州市文化路56号金国大厦19-21层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典型案例

李某、二七区人民政府等拆迁安置协议纠纷案

作者:征收拆迁律师    发布时间:2018-03-26 23:49    来源:本站 点击数: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豫行终2684号
上诉人(一审第三人)李凌河,男,汉族,1939年5月19日出生,住洛阳市涧西区。
委托代理人冯爱霞,河南良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一审被告)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政府。住所地:郑州市桐柏路200号。
法定代表人李晓雷,副区长。
委托代理人刘长斌,中原区流湖办事处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曹湘琳,中原区流湖办事处法律顾问。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李红涛,男,汉族,1969年2月13日出生,住郑州市中原区。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李志琴,女,汉族,1972年2月3日出生,住郑州市中原区。
二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宇,河南欣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中原区政府)、李凌河因与李红涛、李志琴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一案,不服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2016)豫71行初33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中原区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刘长斌、曹湘琳,上诉人李凌河及其委托代理人冯爱霞,被上诉人李红涛、李志琴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一审查明,涉案宅基地登记在穆桂枝名下,位于郑州市中原区须水镇大李村第四村民组,面积为377平方米。穆桂枝为李凌河之母,1992年11月19日去世。李红涛祖父李明德与穆桂枝丈夫李文有为兄弟关系,对穆桂枝宅基地使用问题上曾产生过纠纷。2006年8月,李凌河及其子李志平与李红涛及其父李金保签订协议,约定在涉案宅基地上分别建房并对建成的房屋如何分配进行约定。根据该协议,李红涛将北屋三层(局部四层)建成,因双方发生矛盾,协议约定由李志平(李凌河之子)出资建造的东屋未能建成。由于案外人李金生(李凌河之兄)、刘书运(李凌河妹夫)对李凌河、李志平与李红涛、李金保所签协议提出异议,并诉至法院,该协议被中原区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无效。2010年,李凌河、李金生、刘书运因宅基地使用权纠纷将李金保、李红涛、李志琴诉至法院。中原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1月9日作出(2010)中民一初字第2212号民事判决,李红涛所建房屋北屋三层楼梯以西,面积为225.096平方米的房屋归李凌河、李金生、刘书运所有,楼梯以东(含楼梯)穆桂枝宅基地证范围内的房屋归李红涛、李志琴所有,李凌河、李金生、刘书运向李红涛、李志琴补偿建房款43528.8元。同时,该判决还对李红涛与李志琴在离婚协议中对涉案楼房归女方所有的约定,属于对诉讼中争议房产的擅自处分,认定为无效民事行为。2013年,中原区政府对大李村进行城中村改造,中原区政府成立的大李村改造指挥部依据穆桂枝宅基地使用面积及李凌河、李金生、刘书运之间的内部协议,于2013年12月25日与李凌河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李凌河得到回迁安置面积为517.09平方米房屋等拆迁利益。李红涛、李志琴为此提起本案诉讼,请求撤销中原区政府与李凌河签订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判令中原区政府按照《中原区大李村拆迁补偿安置办法》与其签订协议,支付安置补偿费用。
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认为:(一)关于李红涛、李志琴的原告主体资格问题。本案涉案宅基地内有李红涛、李志琴的合法房产,两人在协议离婚时,虽约定该房产归女方李志琴所有,但法院生效判决已确认两人对该房产的归属约定为无效民事行为,故李红涛、李志琴有权起诉,为适格的原告。(二)关于起诉期限问题。中原区政府称起诉已超过起诉期限,但李红涛、李志琴称其在拆迁时,大李村改造指挥部已对其房屋等附属物进行了普查,但一直未签补偿安置协议,至2016年5、6月份,才得知大李村改造指挥部与李凌河签订补偿安置协议。中原区政府所称李红涛、李志琴起诉超过起诉期限依据不足。(三)关于涉案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是否应当被撤销及如何签订补偿安置协议问题。根据《中原区大李村拆迁补偿安置办法》的规定,在宅基地使用人与房屋所有权相一致时,以合法有效的宅基地使用证为依据,并按照三倍于宅基地使用证面积的标准计算回迁安置面积。在本案中,涉案宅基地登记在李凌河母亲穆桂枝名下,穆桂枝及家庭成员为合法使用人,但因李凌河与李红涛之间有亲戚关系,双方家庭在该宅基地使用及建房过程中,产生矛盾并诉至法院,经法院生效判决确认,在该宅基地上李红涛已拥有合法房屋,在此情况下,如仍按照宅基地证上的使用面积仅向穆桂枝的继承人进行补偿,而无视李红涛、李志琴合法房产的客观存在,将损害李红涛、李志琴的合法权益,对其不公。中原区政府成立的大李村改造指挥部与李凌河按宅基地面积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明显不当,应予撤销,并应按法院已生效判决所确认的相关权益人的合法房产所占比例,重新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六)项之规定,判决:一、撤销中原区大李村拆迁安置工作指挥部与李凌河签订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二、判决生效后两个月内,中原区政府与包括李红涛、李志琴等在内的相关权益人,在本案所涉宅基地上房屋所占比例重新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
中原区政府不服一审法院判决,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李红涛、李志琴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根据大李村拆迁补偿安置办法,补偿安置是以合法有效宅基地使用证为依据,李红涛、李志琴并非合法的土地使用权人,民事判决也未确认其对宅基地的合法使用权,李红涛、李志琴与政府、李凌河签订安置补偿协议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具有提起本案诉讼的原告资格。(二)政府与李凌河签订协议不存在过错。涉案宅基地的使用权人穆桂枝去世后,宅基地由李金生、李凌河、刘书运使用,经他们协商一致,确认对李凌河补偿分配517.09平方米,政府与李凌河签订协议并无过错。(三)本案诉讼超过法定期限。大李村拆迁已两年有余,并且李红涛与政府签订安置补偿协议在前,不存在不知诉权的情况,李红涛、李志琴提起本案诉讼超过法定期限。综上,一审判决事实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李红涛、李志琴的诉讼请求。
李凌河上诉称:(一)一审法院将李红涛、李志琴认定为涉案宅基地的合法使用权人明显错误。(二)《中原区大李村拆迁补偿安置办法》规定以合法有效宅基地使用证为依据,按照三倍于宅基地使用证面积的标准计算回迁安置面积。李凌河作为穆桂枝的继承人,与中原区政府签订安置补偿协议完全符合法律规定。李红涛、李志琴不是涉案宅基地的合法使用权人,不具有提起本案诉讼的主体资格。(三)李红涛所建房屋不是合法房产,并且安置补偿是以有效宅基地使用证为依据,而不是按照房产面积为依据,一审法院判决政府按照合法房产面积与李红涛、李志琴签订安置补偿协议没有依据。综上,请求撤销一审法院判决,驳回李红涛、李志琴的诉讼请求。
李红涛、李志琴答辩称:(一)答辩人在涉案宅基地上拥有合法房产,是本案适格被告。(二)政府与李凌河签订的安置补偿协议侵犯了答辩人的合法权益,依法应当撤销,一审法院判决按照合法房产比例签订安置补偿协议正确。(三)拆迁工作并未完结,并且答辩人的房屋仅拆除一部分,起诉未超期限。综上,一审法院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法院判决。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一)李红涛、李志琴具有提起本案诉讼的主体资格。中原区人民法院(2010)中民一初字第2212号民事判决确认李红涛在涉案宅基地上所建房屋北屋三层楼梯以东(含楼梯)部分归李红涛、李志琴所有,李红涛、李志琴所有房屋也被部分拆迁,据此应当认为李红涛、李志琴与中原区政府对涉案宅基地上的房屋安置补偿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中原区政府与李凌河签订安置补偿协议,有可能对李红涛、李志琴涉案宅基地上的房屋安置补偿产生影响,李红涛、李志琴提起诉讼符合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二)李红涛、李志琴提起本案诉讼未超过法定期限。中原区政府2013年12月与李凌河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李红涛、李志琴当时并不知情,主张在2016年5、6月份知道协议,中原区政府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李红涛、李志琴知道协议的具体时间,一审法院认定李红涛、李志琴提起本案诉讼未超过法定期限正确。(三)中原区政府与李凌河签订安置补偿协议侵犯了李红涛、李志琴的合法权益。中原区政府根据《中原区大李村拆迁补偿安置办法》的规定,以及穆桂枝宅基地使用证及李凌河、李金生、刘书运之间的内部协议,与李凌河签订安置补偿协议,从形式上看是以宅基地的面积为基础进行的安置补偿,但在实质上已经考虑宅基地上房屋的因素。《中原区大李村拆迁补偿安置办法》规定回迁面积是按照宅基地面积的三倍计算,宅基地上三层以下的房屋直接计入安置补偿面积,中原区政府与李凌河签订安置补偿协议,造成李红涛、李志琴的房屋被拆除至今得不到安置补偿,李红涛、李志琴的合法权益已经受到实际侵害,一审法院判决撤销中原区政府与李凌河签订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充分。(四)中原区政府应当给予李红涛、李志琴适当补偿。涉案宅基地上有李红涛、李志琴的房屋,中原区政府拆除该房屋,应当给予李红涛、李志琴公平补偿。李红涛、李志琴请求判决中原区政府与其签订安置补偿协议,因签订协议需要各方协商,并在自愿基础上进行,人民法院不能直接判决中原区政府与李红涛、李志琴签订安置补偿协议。一审法院判决中原区政府与包括李红涛、李志琴等在内的相关权益人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缺乏法律依据,应当予以撤销。鉴于涉案宅基地的相关权益人未得到安置补偿,中原区政府应当根据实际情况,分别对相关权利人进行适当的公平补偿,解决本案涉及拆迁安置补偿问题。综上,一审判决第一项正确,应予维持;第二项缺乏法律依据,应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2016)豫71行初336号行政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2016)豫71行初336号行政判决第二项;
三、驳回李红涛、李志琴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二审诉讼费50元,由中原区政府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 巍
审 判 员  卢 瑜
助理审判员  韩凤丽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王贺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