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Contact us

  1. 郑州征收拆迁律师网
  2. 手机:13213033280 13603713455
  3. 传真:(0371)63290622
  4. 邮箱:info@163.com
  5. 地址::郑州市文化路56号金国大厦19-21层

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诉讼行政诉讼

西安铁路运输中院2016年度十大民告官案件

作者:征收拆迁律师    发布时间:2017-08-13 09:48    来源:本站 点击数:

案例1

周某等三人诉西安市环境保护局环保行政批准案

周某、王某、左某是西安曲江新区曲江路某小区业主。西安市环境保护局于2015年10月29日受理了西安曲江新区圣元热力有限公司提交的《西安曲江新区集中供热一期环境影响报告表》,同年12月1日召开《西安曲江新区集中供热一期工程建设项目》听证会,于2015年12月8日作出了《西安市环境保护局关于西安曲江新区集中供热一期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并在其官网上发布了《西安市环境保护局关于2015年12月作出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审批决定的公告》,并在公告上写明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对该批复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期限为三个月。周某、王某、左某不服西安市环境保护局作出的《西安市环境保护局关于西安曲江新区集中供热一期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诉至法院,请求撤销该批复。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周某、王某、左某认为“第三人拟建造的热力站对我方安全和污染方面都存在重大隐患”,是对其利益损害的盖然性进行预期主张,即该项目在建设过程中是否产生环境污染,是周某、王某、左某对项目建设情况的一种预期评估及其合法权益是否遭受损害的预期评价。周某、王某、左某主张的事实没有证据证明西安市环境保护局的行为已经或必将损害其合法权益,即周某、王某、左某的权益与西安市环境保护局的批复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必然利害关系。周某、王某、左某既不是该批复行为的相对人,也与该行政行为没有利害关系。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原告周某、王某、左某的起诉。原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作出的市环批复[2015]277号《关于西安曲江新区集中供热一期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是对原审第三人圣元热力有限公司申报的西安曲江新区集中供热一期工程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审批意见,具有可诉性。上诉人周某、王某、左某在曲江新区集中供热一期工程建设项目所在地附近居住,有遭受项目环境污染影响的可能性,与被上诉人作出的市环批复[2015]277号环评批复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故上诉人具有提起本案诉讼的主体资格。二审法院裁定,撤销原裁定,指令继续审理。

案例2

王某倩等诉西安市未央区民政局民政行政登记案

张某与王某倩、王某轩之父王某让于2013年3月26日在西安市未央区民政局申请补领二人的结婚证(1994年1月18日), 西安市未央区民政局在未对王某让、张某的婚姻登记档案进行查证的情况下,认为该申请符合补发婚姻登记证的条件,遂向王某让、张某补发结婚证。王某倩、王某轩系王某让与冯某婚生子女,公安机关常住人口信息载明:冯某1999年4月死亡;王某让2015年12月死亡。王某倩、王某轩在办理其他事宜时发现上述情况,后以西安市未央区民政局为被告诉至法院,请求撤销涉案结婚证。

一审法院认为,第三人张某与二原告之父王某让所提交的户口本仅能证明各自已婚,无法证明二人是依法登记的合法夫妻,而且原始婚姻登记档案遗失无法核实,西铁职大家委会的婚姻状况证明仅能证明二人在开具婚姻状况时为“夫妻关系状况”,不能证明二人何时依法登记结婚,二人婚姻登记时间无法确定。因此被告在受理补领结婚证时,对申请人提交的补领材料未尽到审慎审查的义务。遂判决撤销被告西安市未央区民政局补发的结婚证。被告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 一、西安市未央区民政局颁发的涉案结婚证不存在应当被撤销的法定情形。本案中王某倩、王某轩的诉请,因其并无有效证据证明王某让和张某领取结婚证系存在受胁迫或者非补办结婚登记双方意思真实表示的情形,而婚姻登记行为的法律效力主要取决于是否符合婚姻法的实体规定,即是否为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所以本案并不存在法定应被撤销的情形。二、西安市未央区民政局补发的结婚证的行政行为违法。西安市未央区民政局在受理王某让与张某补办结婚证申请过程中,未严格履行职责,在未对当事人的婚姻登记档案进行查证,亦未严格审查当事人户口本信息的情况下,即为王某让和张某补发了结婚证,违反了《婚姻登记条例》关于补领婚姻登记证的程序规定,判决撤销原审判决,确认西安市未央区民政局补发结婚证的行政行为违法。

案例3

张某诉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履行法定职责案

2013年10月11日,张某向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递交了《请求查处土地违法行为申请书》,请求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查处王某等人的土地违法行为。2014年12月15日,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回复张某,认定张某之夫于2001年2月2日将其家庭承包地2.85亩转包给王某,王某于2010年10月28日以10万元将其中的2.5亩土地转让给杨某。2013年,杨某之父将2.5亩耕地出卖给郭某等三人。后郭某等三人未经批准,在耕地内动工建房,该案仍在调查取证当中。2015年1月21日,张某对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的回复不服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4月10日,安康市旬阳县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责令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在60日内履行法定职责。2015年6月25日,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对郭某等三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限郭某等三人15日内拆除建筑物、恢复土地原状。2016年3月18日,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在催告郭某等三人自觉履行行政处罚无效的情况下,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人民法院以行政处罚决定明显不符合公平公正原则为由裁定不准予强制执行。张某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强制拆除问题的批复》之规定,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依法享有强制执行权,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强制执行行政处罚决定。

一审法院认为,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作为土地行政主管部门,依法享有对辖区内土地违法行为进行查处的权利,其在调查取证后,对郭某等三人的土地违法行为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但因法律并未授予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强制执行权,郭某等三人未自觉履行行政处罚决定,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只能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因此,张某诉请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履行强制执行职权,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张某的诉讼请求。

案例4

张某某诉陕西省监察厅履行法定职责案

2015年8月23日,张某某通过邮寄的方式向陕西省监察厅邮寄了举报信,要求对其举报的事项进行调查、处理,并将结果书面回复举报人。陕西省监察厅对张某某举报控告事项未进行回复,张某某于2015年12月25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因张某某的复议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的规定,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监察部在2016年1月8日作出国监(行复)[2016]1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驳回了张某某的复议申请。张某某以陕西省监察厅不履行监察职责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决陕西省监察厅履行法定职责对其举报进行答复。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未赋予当事人因行政监察机关对其控告未答复的行为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且行政监察机关与特定的国家行政机关及其公务员之间的行政监察行为并不侵犯其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对行政监察对象以外的其他人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故张某某对陕西省监察厅不履行监察职责提起的诉讼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遂裁定驳回起诉。原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案例5

谢某诉安康市汉滨区工商局履行法定职责案

2015年12月4日,原告谢某在安康市汉滨区爱狗狗用品店以5000元价格购买了一只宠物猫。在饲养期间,原告以该宠物猫出现健康异常情况为由,要求该店经营者退还货款,后双方协商无果。2016年1月5日,原告谢某向被告安康市汉滨区工商局投诉,以爱狗狗用品店故意隐瞒该宠物猫的实际病情,采用欺诈和虚假宣传的方式误导消费者,造成其近万元的损失为由,申请安康市汉滨区工商局立案查处,请求由店主承担全部经济损失及法律规定经营者应给予的赔偿。被告安康市汉滨区工商局2016年1月7日决定受理该投诉,并于当日对爱狗狗用品店进行了现场检查和询问,调取了该店经营状况的相关材料。在调查中被告以其无法对该宠物猫的健康质量依法认定为由,于2016年1月13日通知原告及爱狗狗用品店注册经营者进行调解。期间,被告安康市汉滨区工商局多次以电话、短信方式与经营者和原告谢某进行沟通,因双方分歧意见较大,且经营者未到场当面调解,被告安康市汉滨区工商局于2016年1月25日以当事人拒绝调解或无正当理由不参加调解为由,向原告谢某出具城郊工商(2016)第01号终止消费者争议调解告知书,终止调解,并口头告知原告通过诉讼程序解决。原告谢某不服,以被告安康市汉滨区工商局对其投诉事项未履行法定职责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依法履行对辖区个体工商户爱狗狗用品店合法经营的监管职责,依法惩治其无照经营及欺诈、无理拖延和拒绝消费者合理要求等违法行为,挽回原告经济损失,并确认被告行政行为违法。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在处理谢某投诉过程中,因谢某投诉内容涉及活体猫的健康质量认定问题,在目前尚无明确法律法规规定对活体猫这种特殊商品进行质量鉴定的专业机构的情况下,被告即以调解的方式处理原告投诉的消费争议问题,虽因经营者拒不到场未能调解成功,但被告已经履行了其相应的职责,其行为并无不当。判决驳回原告谢某的诉讼请求。

案例6

黄某诉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案

原告黄某与第三人陈某因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经协商、村委会调解无果后,于2016年5月19日通过EMS向汉滨区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邮寄了仲裁申请,但被拒绝受理。 2016年7月28日,黄某向汉滨区政府寄交行政复议申请,以汉滨区农业局为被申请人,陈某为第三人申请“依法责令被申请人履行法定职责,支持区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依法开展工作,责令区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对申请人的仲裁申请作出处理”。2016年8月8日,汉滨区政府向黄某发出汉政复通字[2016]15号《行政复议不予受理通知书》,认为区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依法独立履行职责,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汉滨区农业局不是仲裁申请的受理机关,对土地纠纷的仲裁行为不是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黄某的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受理范围,不予受理。2016年9月26日,黄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确认被告下属的法制办公室的汉政复通字[2016]15号《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违法并予以撤销;2、责令被告就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一审法院认为,黄某申请事项的确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规定的行政复议范围,汉滨区政府作出汉政复通字[2016]15号《行政复议不予受理通知书》结论正确,以书面形式通知黄某,符合法律规定。但该结论依法应以“决定”形式、在法定期限内作出后告知申请人;该不予受理通知书于2016年8月8日作出,已超过法定的五日期限,属程序轻微违法。法定方式、时间限制均是行政行为法定程序的要素之一,原告黄某请求确认该《行政复议不予受理通知书》违法,应予支持。因该《行政复议不予受理通知书》结论符合法律规定,超期三天并未对原告权利产生实际影响,原告撤销该《行政复议不予受理通知书》并重新受理其复议申请的诉请不予支持。遂判决确认被告汉滨区人民政府作出的汉政复通字[2016]15号《行政复议不予受理通知书》违法;驳回原告黄某其他诉讼请求。

案例7

田某某诉西安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案

2014年11月10日下午,原告前往陕西利安信息有限公司索要修车费用时双方发生冲突,拨打110报警。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电子城派出所当天给原告出具《报警回执》,但未作进一步处理。后原告以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电子城派出所为被申请人向被告申请行政复议,复议请求:1、确认电子城派出所不作为行为违法;2、调查电子城派出所出警人员是否符合《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3、责令电子城派出所对其报警作出处理。被告西安市人民政府于2016年1月19日作出市政复驳字[2015]361号行政复议决定,以田某某对行政机关行政不作为的复议申请超过法定期限为由,驳回田某某的行政复议申请。原告不服,请求法院判令撤销被告作出的市政复驳字[2015]361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并责令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一审法院认为,依照《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第六条第一款之规定,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电子城派出所是雁塔分局根据工作需要设立的派出机构。公安雁塔分局是西安市公安局的派出机关,具有独立的行政主体资格。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公安机关办理行政复议案件程序规定》第十四条之规定,针对公安雁塔分局电子城派出所的行政不作为申请行政复议的,依法应向有复议权的行政机关申请。被告西安市人民政府受理原告田某某关于公安雁塔分局电子城派出所行政不作为的行政复议申请,于法无据,应予撤销。因被告西安市人民政府对公安雁塔分局电子城派出所的行为没有复议权限,故对于原告田某某要求其作出新的行政复议决定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遂判决撤销市政复驳字[2015]36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原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8

闵某某诉安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

【案情】闵某某系安康市汉滨区城市管理局城市环境卫生管理中心的职工。双方于2010年1月9日签订了固定期限的劳动用工合同书,合同期限为2010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工作职责为清扫岗位。2015年3月26日16时30分左右,闵某某在垃圾压缩站滑倒摔伤后由其家人接回家休息,一直未上班。事故发生后,闵某某到安康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主要诊断为左侧股骨内髁陈旧性骨折。2015年11月23日,闵某某申请工伤认定。2016年3月1日,汉滨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了汉区人社伤险[2016]12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闵某某为工伤。安康市汉滨区城市管理局城市环境卫生管理中心不服,诉至法院,请求撤销该认定工伤决定。

一审法院认为,一、闵某某摔伤是否是因其工作原因受到的事故伤害;二、闵某某摔伤的地点是否是其工作场所。结合本案事实,安康市汉滨区人社局认定闵某某系在垃圾压缩站搬运垃圾时摔伤这一事实无证据证实,即闵某某是否因工作原因摔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另,闵某某的工作职责和工作区域是汉滨区南环快速干道鲁班庙口至兴华都市花园后门段的清扫工作,而本案闵某某摔伤的地点是在垃圾压缩站,该地点是否系闵某某的工作场所,无相关证据证实。安康市汉滨区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应依法撤销。遂判决:撤销安康市汉滨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汉区人社伤险[2016]12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责令其在两个月内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二审法院另查明,闵某某清扫的区域东段与垃圾压缩站相邻,该垃圾压缩站西侧设有公共厕所和为环卫工人设立的休息室,但与公共厕所及休息室之间并未完全用隔墙阻断,且并未设置警示标志。清扫南环干道路段的清扫工人日常工作期间,可使用垃圾压缩站的公共厕所和休息室,并在下班后,将清扫工具放置在休息室。2015年3月26日,闵某某在无人劝阻的情况下进入垃圾压缩站,于16时30分左右摔倒在垃圾压缩站后门,由于是死角,视频监控无法拍摄到闵某某摔倒瞬间的情况。二审法院认为,垃圾压缩站系闵某某为履行工作职责所需经过的合理区域,应视为其工作场所的一部分。安康市汉滨区人社局的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闵某某系在垃圾压缩站搬运垃圾时滑倒摔伤,原审法院对此节事实认定正确,应予维持。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9

陕西某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诉西安市灞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

原告某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将其承包的部分工程转包给案外人党正文,死者姚芳琴系党正文的雇佣人员。2015年10月10日姚芳琴在下班途中途经西安市东三环湾子村人行天桥下附近时,遭遇交通事故致其当场死亡。2015年12月11日,第三人杜某生、杜某强委托刘凤娇向被告西安市灞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2016年3月15日,西安市灞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灞人社工认字[2015]63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姚芳琴受到的事故伤害为工亡。原告不服,诉至法院,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灞人社工认字[2015]63号工伤认定决定。另查明,原告未给姚芳琴购买工伤保险,且其生产经营地位于被告西安市灞桥区辖区。西安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灞桥大队认定,姚芳琴与小轿车车主在事故中负有同等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2015年10月10日,姚芳琴在下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致其当场死亡,被告西安市灞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灞人社工认字[2015]63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姚芳琴受到的伤害为工亡,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予支持。原告称被告不具备作出工伤认定的资格,并非适格的认定主体,不符合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三条之规定,遂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原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10

西安高新管委会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于2016年4月14日对原告万某某在西安市长安区郭杜街办羊塬西村承包的一处鱼塘进行了填平、拆除作业。当日上午11时21分,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郭杜派出所接到电话报案,称在羊塬村西太路有五十人持械打架,郭杜派出所遂派出民警抵达现场并进行调查。被告下属的国土规划建设执法监察队工作人员向民警表明其正在实施执法,并出示证件后,派出所民警离开了作业现场。当日,该鱼塘大部分被填平。原告请求确认被告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

一审法院认为,因本案被告未提供其是否具有执法主体资格的依据,从而无法确定被告是否有实施强制行为的主体资格。此外,原告虽未能证明该鱼塘的合法权属,但被告予以强制拆除未遵循行政强制程序亦属违法。被告的强制拆除行为应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的规定,向原告作出书面催告、听取其申辩,然后再依法作出强制执行决定书并送达给原告。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且无正当理由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而被告并未提供其按照上述规定的程序进行强制拆除的证据,应视为没有证据,故即使被告具备实施强制拆除的主体资格,其强制拆除行为程序亦违法。遂判决确认被告对万某某承包的鱼塘填平、拆除的行政行为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