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Contact us

  1. 郑州征收拆迁律师网
  2. 手机:13213033280 13603713455
  3. 传真:(0371)63290622
  4. 邮箱:info@163.com
  5. 地址::郑州市文化路56号金国大厦19-21层

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诉讼行政诉讼

政府应该依据信赖原则、诚信原则履行拆迁安置补偿协议

作者:征收拆迁律师    发布时间:2018-02-28 18:26    来源:本站 点击数:

【裁判要点】
 
从行政法的角度看,是否给予安置房的福利属于地方政府的行政裁量,该裁量是向公民赋予权利而不是增加负担,而对赋权性行政行为应基于信赖利益、诚信政府等角度权衡,采取较为宽松的审查标准,特别是面临行政约定与行政规定的矛盾时,应优先选择行政约定。从合同法的角度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涉案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只是与地方的规范性文件相矛盾,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有效。
 
【基本案情】
 
上诉人(一审被告)郑州市郑东新区管理委员会,住所地郑州市金水路与中州大道交叉口。
 
法定代表人张建慧,该管理委员会主任。
 
上诉人(一审被告)郑州市郑东新区祭城路街道办事处,住所地郑州市郑东新区熊耳河路9号。
 
法定代表人武学德,该街道办事处主任。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于合中,男,汉族,1973年9月27日生,住郑州市金水区。
 
一审第三人郑州市郑东新区祭城路街道办事处金庄社区居民委员会,住所地郑州市郑东新区正光路辉达大厦。
 
法定负责人金景宇,该居民委员会主任。
 
2003年4月9日,于合中与刘喜红结婚,2003年9月刘喜红及其女韩燕丽、韩燕荣、韩亚琴户口迁入于合中的农业家庭户口。2005年3月,祭城镇人民政府作为拆迁方(甲方)与被拆迁方(乙方)于合中及金庄村委会(丙方)签订了祭城镇郑东新区建设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协议书约定于合中家共有农业人口6人,其中劳动力2人,非劳动力4人,过渡费每人每月100元,过渡期暂按10个月计算共计6000元,协议各项安置补偿费用总计109428.4元,人员安置由甲方按人均70平方米的住房标准对乙方进行安置,其中50平方为基本住房,20平方为商租用房。后祭城镇人民政府安置了于合中280平方米房屋。一审另查明,2006年4月24日,郑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郑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撤销金水区祭城镇、设立祭城镇街道办事处、凤凰台街道办事处的通知》(郑政办文【2006】34号),撤销祭城镇人民政府,设立金水区祭城路街道办事处。2010年9月18日,郑州市郑东新区机构编制委员会《郑州市郑东新区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更名街道办事处和成立办事处的通知》(郑东编【2010】10号)将金水区祭城路街道办事处更名为郑州市郑东新区祭城路街道办事处,于合中所在金庄村由原祭城镇变更为郑东新区祭城路街道办事处管辖。
 
【一审判决结果】
 
一审认为:一、于合中的起诉是否超过法定期限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于合中是以郑东新区管委会、祭城路街道办未按照约定履行安置补偿协议提起的诉讼,应当参照民事诉讼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本案被诉的祭城镇郑东新区建设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当中仅约定自拆迁一年内回迁入住新房,逾期加发过渡费,应当视为双方对协议履行期限约定不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本案被诉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尚未履行完毕,于合中针对郑东新区管委会、祭城路街道办拒绝继续履行协议的行为提起诉讼,并未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二、郑东新区管委会、祭城路街道办是否应当依据祭城镇郑东新区建设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约定继续履行协议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规定,原金水区祭城镇人民政府与于合中签订了祭城镇郑东新区建设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后因区划调整,祭城镇人民政府被撤销,更名为祭城路街道办事处并划归郑东新区管理,于合中在祭城路街道办事处辖区,故郑东新区管委会及祭城路街道办事处应当视为协议书的当事人。郑东新区管委会、祭城路街道办无证据证明事先向于合中告知过郑政文【2004】154号文中的补偿安置政策,应当视为于合中不知情。双方在自愿、平等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协议对各项安置费用和人员安置办法做了约定,双方应当按照协议的约定继续履行合同。综上,祭城镇郑东新区建设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中明确于合中家共有农业人口6人,协议履行中郑东新区管委会、祭城路街道办交付了4人份的安置房屋280平方米,于合中主张郑东新区管委会、祭城路街道办交付另外2人份的安置房屋140平方米的诉讼请求应当予以支持。于合中主张郑东新区管委会、祭城路街道办支付拆迁安置补偿费用139760元及逾期利息,祭城镇郑东新区建设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对拆迁安置补偿费用约定的为109428.4元,于合中称多出的30331.6元为超期安置应当支付的过渡费,但于合中未举证证明应当付款的时间及超期的时间,故对于合中的该项诉讼请求予以支持。一审判决:一、郑东新区管委会和祭城路街道办应于一审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依据祭城镇郑东新区建设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的约定向于合中交付安置房140平方米;郑东新区管委会和祭城路街道办应于一审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于合中支付安置补偿费用109428.4元;驳回于合中的其他诉讼请求。郑东新区管委会和祭城路街道办如果未按一审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郑东新区管委会、祭城路街道办各承担25元。
 
  【二审判决结果】
 
  河南省高级法院认为,于合中作为家庭户的代表为其两继女主张权利,但其女的户籍于2002年7月22日之后迁入金庄社区,按照郑政文[2004]154号文件的规定,其两个女儿不享受郑东新区的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政策,也不应享受于合中所主张的住房安置政策。但是,根据2005年3月生效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第一项“共有农业人口6人”及第三项该6人享受安置补助费、过渡费、搬家费等的约定,可以认定该六人也享受该协议第四项住房安置的约定,即于合中的两个女儿也具备安置住房的约定条件。由此,行政协议约定与郑州当地的政策规定所显示出的矛盾,是本案需要解决的争议焦点。从行政法的角度看,是否给予安置房的福利属于地方政府的行政裁量,该裁量是向公民赋予权利而不是增加负担,而对赋权性行政行为应基于信赖利益、诚信政府等角度权衡,采取较为宽松的审查标准,特别是面临行政约定与行政规定的矛盾时,应优先选择行政约定。从合同法的角度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涉案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只是与地方的规范性文件相矛盾,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有效。一审以该协议为基础支持于合中的主张,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认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案号:(2016)豫行终1039号
 
合议庭成员:王 松 韩凤丽 崔传军